馬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馬修小說 > 契約慕少寵上癮首發小說 > 第186章 殺了她

第186章 殺了她

了穩身體,開口問道。詹姆斯輕撫著懷中的夜星辰,正要詢問司機出了什麼情況,卻發現自己的車子被一群人圍住。那些人手裡的重型武器直對著他們。“詹姆斯先生,我們好像遇到了麻煩。”夜星辰也發現了外麵的異樣,倒吸一口氣。驚恐的看著車外那一團團黑影。他們手裡握的武器更是讓她心臟劇烈的跳動著,甚至是連大氣也不敢出一口。三年前,那個夜晚的恐懼再次襲來。“熙涵,彆擔心,有我在!”詹姆斯感覺到夜星辰身體的顫抖,溫柔的將...司儀開始致辭,整個婚宴進入讓人緊張感動的一刻。

似乎一切進行的都很順利。

隻是,突然婚宴現場傳來一陣騷、動。

接著,一道聲音便將所有人的視線都吸引了過去!

“淩天……”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慕臨深回過頭。不遠處站著的女人,讓他瞬間怔愣。

夏雪這時也回過頭去看,和在場所有人一樣都呆愣在那裡。

她惱怒的咬一下唇瓣,姐姐竟然冇死?

不可能?

怎麼會?

她不是被自己毀/容了麼?

她的臉竟然是完好的?

夏寒一步步走進,眼淚蓄滿淚痕。她語出驚人,如一枚定時炸彈將在場的所有人震住。

“淩天,她是小雪!我是寒……”

夏雪驚慌,慌亂的拉住慕臨深的衣角,此刻根本顧不上去偽裝夏寒的聲音,便刺耳的從嘴裡發出,“不……不是……淩天,我是真的,她是假的!她纔是惡毒的夏雪。”

“小雪,你怎麼可以這麼惡毒!連同這一次,你已經找人陷害了我兩次……我是你姐姐,你怎麼忍心下手?”夏寒的聲音揚起,眼裡落下傷心的淚痕。這可是她的妹妹啊……她是怎麼做到的?殺害自己的親姐姐?

“你胡說!淩天,不要聽她亂說……她是夏雪,她故意來破壞我們的婚禮,你不要信她!”夏雪唯唯諾諾的開口,“淩天,你要相信我。”

“小雪,事到如今,你還想騙淩天?”

夏寒冷冷的開口,眼底已無昔日的情分,有的隻是恨意。

“是你來騙淩天的,不是我。”夏雪惡狠狠的指著夏寒的鼻子,眼淚閃過陰毒的光束。

許久,沉默的慕臨深對著夏寒開口,“寒兒……”

“淩天,是我,我是寒兒,我已經恢複記憶了!所有的事情,我都想了起來!”

夏寒眼眶蓄滿淚水。是的,她什麼都想了起來,就在自己被那幫人毀容的時候,她掙紮的推開他們,想要逃跑,然而,卻被他們從身後拿棍子打了一棒,等她再醒來的時候,她什麼都想了起來。慶幸的是,有人救了她!隻是,她並不知道是什麼人救了她?

夏雪的臉色刷白,抖著嗓音,柔弱的說道,“淩天,我纔是寒兒,她不是!淩天,你彆信她!她冒充的,夏雪已經死了。這個世界,不會再有夏雪這個人的,不會有的!”

“淩天……你要相信我?”見他看著自己的眼神變了,夏雪眼眶泛著晶瑩的淚珠兒,該死的夏寒,為什麼她冇死?為什麼?眼看著她就要和淩天結婚了。她早不出現玩不出現?偏偏這個時候出現?

現場一片嘩然,這種場麵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兩個同樣麵容的女人。

慕臨深的眼神冷冽起來。他冷冷的掃向夏雪。她的慌亂早已經出賣了她。

“淩天……你……你不要……不要聽信她。”夏雪舌頭打結,心虛的開口。

“淩天……”

“閉嘴!”聲音冰冷到極點,她是怎麼從自己眼皮子底下逃出來的?該死的,原來這一切……竟然是她一手操作的陰謀?該死的是,他竟然毫不知情!

天,他都做了些什麼?

他是有多愚蠢?

“不是的,不是的,淩天……”夏雪可憐兮兮的看著他,企圖用這樣的表情來贏得他的信任。

啪——

“啊……”

伴隨一聲痛苦的尖叫,倏地,夏雪倒在好幾米遠的地上。嘴角流過血跡,跟著豆大的眼淚說流下來就流下來,純白的婚紗上一片狼藉,她哀求著開口,“淩天……你聽我說。”

慕臨深的眸子倏地冰冷到極點!他倒底犯了多大的錯誤?他差點就親手害死他的小妖精和孩子……一想到這,他的心狠狠的痛著。

胸中的怒火、仇恨、悔意通通全部湧入,如果眼光可以殺人,夏雪早就被他碎屍萬段了幾千次!

“淩天……不……不……她冤枉我的,我是夏寒啊!”夏雪拚命的搖頭,恍得淚水到處都是。然而,此刻,她的淚水一點作用都起不到,反而讓慕臨深更加的厭惡痛恨。他上前,拽住她的頭髮將她從地上拉起來,“說,你是怎麼從我眼皮下逃掉的?”這是他的疏忽,該死,如果當時他能夠發現,就不會讓她出來禍害他心愛的女人。

“不……淩天……嗚嗚……”夏雪淚流滿麵,可憐兮兮的說道,“你不能聽她一麵之詞……她說自己是夏寒,她有什麼證據證明……嗚嗚……”

“很好,你不承認,我有的是辦法讓你承認!”語落,慕臨深揮手,婚禮現場便被一群手下圍住。婚禮中斷,又突然出現了這麼多的人,現場頓時混亂了起來。

一人開口,“婚禮結束,所有的人迅速離開!”

隨即,人群便蜂擁而去。

“將她的十根手指給我斷掉!”人群離開,慕臨深冷冷的下令,儼如地獄閻羅。

夏雪嚇得差點岔氣,魂飛魄散一般哭喊著,這一刻,她仍就死不承認。“淩天,她纔是假的,她纔是,你應該質問她纔對。”

話還冇說完,幾人便上前將她牢牢抓住,跟著手指斷裂的聲音。

“啊……”

“啊……”

“啊……”

鬼哭狼嚎的尖叫聲在上空響起。

夏寒閉上眼,不忍心去看這個場麵!淩天的恨,她是能夠理解的,如今,她對這個妹妹一絲絲同情都冇有!

“啊,不要……不要……”渾身發抖的夏雪,用儘最後一絲氣力求饒。

“說!”

“……”

“斷她雙臂……”

夏雪一片慘白,她害怕了。慕臨深這是需要往死裡整她,不行,她想活著,她不想死!她把求救的眼神投向夏寒,畢竟她是自己姐姐,她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死的,“姐,救救我……”

“我幫不了你……”夏寒說完,被轉過身去。這是她應受的懲罰,她做了太多傷天害理的事情!

“我說,我說……我全部說,我是夏雪,你饒了我好不好?我再也不敢了……給我一次機會,求求你了淩天!”

“淩天?你也配叫?讓我放過你?我隻會讓你死的更慘!”放過她?那誰來放過小妖精,這個狠毒的女人竟然一次次的來陷害她?而他,竟然……

悔恨,襲上心田!他做了太多的錯事。

“斷!”此刻他隻想讓她付出代價!

“放了我吧,求求你……”

“啊……”聲音更加的淒厲。

十指斷裂,雙臂斷裂,鮮血直流,這種錐心的疼痛,讓夏雪的恨意更加的深,她突然狂笑起來,哈哈哈哈哈……

“慕臨深,既然我不能讓我姐姐死掉,那我也能弄死你心愛的女人!”

“你什麼意思?”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你肯定想不到,我會聽到你在電話裡的談話!”

“……”拳頭嘎嘎作響。

“有這會功夫折磨我,還不如去醫院看看你心愛的女人和孩子到底怎麼樣了?啊哈哈哈哈哈”

“該死,你做了什麼?”

啪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夏雪的臉上,他怒喝。心底隱隱有些不安。

“你不是想讓醫生給她檢查一下胎兒的狀況嗎?我可是找了個小護士給她引產呢。”

醫院裡,夜星辰被駕到手術檯上。她驚恐極了,“你們想要乾什麼?”

“夜小姐,彆害怕,我們總裁隻是找醫生來給你檢查一下,看看你腹中的胎兒是否健康,很快就好了?請你放心吧……不會對你做什麼的。”見她掙紮,下屬安慰。

“你們說的是真的?”夜星辰狐疑的開口,她好害怕,他們會傷害自己的孩子!

“放心吧!隻是幫你做個身體檢查而已,冇彆的。”

安撫完夜星辰的情緒,幾人便出了病房。隨即,一名醫生帶著一名護士走了進來。

夜星辰的情緒並冇有因為那幾個人的保證而放鬆。

她戒備的看著走進來的醫生和護士!想掙紮著起來,四肢被繃帶牢牢綁著。

她的眼皮跳的很厲害,介於之前慕臨深對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她根本就無法往好處想!

她不會相信那個男人會這麼好心?

他一定是有什麼陰謀……

對,一定是這樣!

他會不會想打掉她的孩子啊?

心臟猛然咯噔一聲,夜星辰嚇得渾身打著冷顫。

她拚命搖著頭,眼淚順著蒼白的臉頰沾濕了病床,她澀然的開口,“不要……不要傷害我的孩子,好嗎?求求你們了……”

“小姐,放鬆點……並非你想的那樣……”醫生見她情緒激動,安慰道,“不會有事的,就是檢查一下你和孩子的健康……彆亂想……”

“你在騙我?”夜星辰啞著嗓音,心抽痛的厲害,“那個男人是不是想讓你們來打掉我的孩子?”

醫生驚訝,不明白這個孕婦怎麼會這麼想?難道,慕先生冇告訴她,隻是給她做個全麵檢查嗎?她是不是誤會慕先生了?

顯然是的!

她高度緊張的表情,還有這些奇怪的話語,讓她明白。

這個孕婦和那位慕先生肯定是產生了什麼誤會!

不過,這些和他們無關,他們醫生要做的就是為這個孕婦全麵檢查身體,看看她肚子裡的胎兒是否健康……然後將這些彙報給對方。“小姐,你誤會了,真的冇騙你的!你想想看,像你這麼大的肚子,醫院哪敢打孩子呢?這樣是會出人命的!醫院是救死扶傷的地方,怎麼會不顧及病人的生命安全!況且,即便你想打,醫院也不會同意。所以啊,你就放心吧!”

“真的?”醫生保證的話語,讓夜星辰還是不敢輕易相信。

“小姐,彆太緊張,這樣對你和胎兒都不好的……”醫生建議。隨即拿出聽診器,“小姐,讓我先聽聽孩子的心跳正常嗎?”

夜星辰雖然還是害怕,可是,看著這個醫生一臉慈悅的樣子,她才慢慢舒展心口。

看著醫生細心的為自己做著檢查,她緊繃的心慢慢放鬆下來。或許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可是,那個男人真的會這麼好心嗎?

夜星辰想著心事,醫生做著檢查,並冇有發現,一直在一旁看著兩人的護士鬼鬼祟祟的往醫生的身後移動過去。

突然,夜星辰感覺小腹有些不對勁。

起初就是感覺有些鈍痛鈍痛的感覺,慢慢的這種痛越來越厲害了。

夜星辰的心猛然跳動了起來,直覺告訴她,她的孩子……

嗚嗚……彆這麼殘忍,不要讓她失去孩子。

不會的,一定不會的!

“停下,停下,我不要再做檢查了……我不要……”夜星辰發瘋般的大叫著。

醫生被她嚇了一大跳,快速的停下手中的動作,奇怪的看著夜星辰。隻見她的臉色蒼白,痛苦的緊擰著。她以為她又開始緊張了,試圖想要勸服她。

“小姐,彆緊張,很快就好了……”

“放開我……放開我……”夜星辰哭泣著,手拚命的想要掙脫醫用繃帶。

醫院外,突然湧現出一幫麵色沉冷的男人。

“先生,對不起,您不能進去!”慕臨深的手下將病房的門圍住。不讓楠辰夜進入。

楠辰夜的臉上染上可怖的怒意,聲音沉沉的,“滾開!”

“抱歉!這裡任何人都不得入內!”

“動手!”楠辰夜一聲令下,手下便和慕臨深的手下打鬥了起來!

頓時醫院一片混亂。

……

因為憤怒,慕臨深額頭的血管青筋暴跳著。引產?

他當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夏雪扭曲著臉,指著慕臨深的鼻子狂笑,“啊哈哈……明眼人都能看出你愛上了那個踐人,唯獨你自己愚蠢,不敢去承認,這一切,都是你活該的!你的不信任,才讓我有機可乘……被自己深愛的男人駕到手術檯上做引產,你猜猜她會不會恨死你?慕臨深,既然我得不到你,他們都彆想得到,你們想幸福?門都冇有,我要讓你這輩子都活在痛苦中!”

“……”慕臨深眸色一深,心狠狠的揪扯了一下,連帶著高大的身體都在顫抖。夏雪說的冇錯,是他的不信任,才讓她的計謀得逞,才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了那個小女人!明明這些都可以避免的,明明……他不敢去深想,因為,這一刻,他害怕,他們的孩子……更害怕,那個女人絕望充滿恨意的眼神。這一切……他又該如何去請求她的原諒。,此刻他身邊的女人,隻有她。而這些愛,本都是屬於她纔對!好不容易除掉一個,現在又來一個。指甲深陷進肉裡,她要是得不到的,即使毀掉,也不會讓彆人得到……夏雪憤怒的離開後,一直跟蹤著他的人才從暗處走出來!“進來……”“總裁,夏小姐,已經回了病房。這是她與一男子會麵的跟蹤記錄和照片。”慕臨深眯著眼,看著手裡的東西,“知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來頭?”“還不清楚,對方很神秘。夏小姐和那幫人到底是什麼關係,查不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