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馬修小說 > 契約慕少寵上癮首發小說 > 第203章 欺騙她

第203章 欺騙她

線裡,不捨的收回眼,回了教室。……夜星辰一進家門,就聽到客廳裡電話響起的聲音,“熙涵,去接電話,媽這裡忙著顧不過來。”夜母從廚房裡探出了身子。“媽,我這就去。夜星辰換好鞋就快速的去接電話,剛拿起電話,那頭傳來了夜辰的聲音。夜星辰一愣,以為自己聽錯了,“喂,哥……|她納悶,哥哥不是在戒毒所嗎?怎麼會突然打來電話?“熙涵,你快過來救救哥哥。”夜辰的聲音透著痛苦。“哥,你怎麼了?”夜星辰擔憂的問道。“哥...又看到他唇角揚起邪氣的笑,她真的是一刻都不敢對視他那火辣的視線了!

這會兒隻想將自己從頭到腳都藏起來。

想離開這裡,她找藉口為自己開脫。

“我……我肚子不舒服,我想去下洗手間。”

邁開步剛要從他的視線裡消失,手腕卻是被他快速伸出的手抓住,他手臂一帶,她便順手跌進他的懷裡,富饒磁性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去哪?”

他貼的自己很近,弄得夜星辰更加的緊張。

她抬起頭,就見他的視線灼熱的盯著她,此刻,他修長的手指正在優雅的解開著自己西裝上的鈕釦,樣子看上去邪魅而蠱惑。

夜星辰的臉蛋兒撲紅撲紅的!看著他一顆一顆的解開著鈕釦,接著脫下西裝丟在大床上,她的心,亂了規律,莫名的怦怦加速。

她緊張的要死!鼻尖周圍又全部都是他的氣息!抬眼去看他,隻穿著黑色襯衣的他更是邪氣逼人。

不容她躲閃,他伸手抬起她尖翹的下巴,讓他看著自己!

夜星辰羞窘,看著他俊逸邪氣的五官,有那麼一刻,似乎將他與另外一個男人重疊了起來!

小臉一瞬的僵硬,她不知道自己為何這個時候會想起他?

她閉上眼,心狠狠的掙紮了一下,很快,又睜開眼!她告訴自己,這樣的男人,她不後悔!

雙臂主動環上他有力的脖頸。

他愛自己!他付出了太多,而她也欠了他太多!

她的心並不是石頭做的,她又是一個極其容易心軟的女人,她也會被感動。

她應該去迴應他的愛!

因為,她深深的明白一個人的愛有多痛苦!有多艱辛!又有多心酸!

尤其是愛上一個永遠都不屬於自己的人!

他兩其實都是傻子!都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

明知道這種愛不會有結果,寧可受傷,寧願粉身碎骨,也要堅守!

隻是,自己的愛早已經在一次次的傷害中死去。

本來這顆死掉的心卻是被眼前這個一直深愛自己又不離不棄的男人又給捂熱了!讓她有了重新去愛的勇氣!

隻要她邁開這一步,或許他兩會幸福。

就這樣吧!愛一個男人,就要全心全意的為這個男人付出!

過去她愛上一個不該愛的男人,這次,她要去努力愛這個深愛自己的男人!

如果,愛情隻是單方麵的付出,遲早會有累的時候。

這次,她要勇敢一次!以前愛慕臨深愛的太累,太辛苦,太冇有尊嚴,現在,她也嚐到了被愛的滋味。其實,這也是一種幸福!

努力的邁出這一步,他們之間是一個新的開始!

她的主動,讓他動容。

接下來……還冇等她反應過來。她就被他打橫抱起。

身體被他放在床上。

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他有力的心跳!

夜星辰屏住呼吸,下一刻,就見楠辰夜俯首,作勢要去吻她。

他的臉孔越來越近,睫毛微微輕抖,她閉上雙眸。

等待他即將落下的吻。

然而,隻差那麼一丁點的距離,楠辰夜便可吻上她的唇。

忽而,他又停止了吻下去的動作,離她唇的距離隻差幾毫米。凝望著她的小臉,感受著她緊張的氣息。

修長的手指,撩開她額前淩亂的髮絲,輕輕彆在她的耳後。

他吻了吻她的眉心,笑說,“謝謝!”

她能接受自己,這一點,比什麼都讓她開心。

有性並不一定是愛!

隻要她慢慢的接受自己,慢慢的愛上自己,這一點,便是他最大的欣慰。

夜星辰睜開眼,對視著他。

彼此的呼吸教纏著,看著他,她勾起唇角,緊緊抱住他的腰身,“不,該說謝的是我!”

與此同時,楠辰夜亦是緊緊抱住了她。

空氣裡的曖昧突然消散,多的卻是彼此給予對方的溫暖。

許久,楠辰夜才鬆開她。“困嗎?”

“不困!”夜星辰搖搖頭。

“那去洗澡!”

“恩!”夜星辰應道!“那我去了!”

“不在我這裡洗?”

夜星辰羞窘,“換洗的衣服都在我之前的房間!”

“穿我的,好不好?”

“不行!你的我怎麼穿?”

“嗬嗬……那我在這兒等你!”

點頭應道,小臉染上羞澀的紅暈,起身離開了他的房間!其實,她還是需要點時間,來調整一下!

這種事情,她還是會緊張!

房間的門合上,楠辰夜心情極好的轉身走向房間的浴室。

夜星辰回自己的房間時,剛打開門,她就想到了可欣,關上門,她準備先去看眼可欣。

這會兒都半夜了,她應該在吧?

或許她已經睡下了,可是,她還是想去看她!哪怕打擾到她,她也想看到她。

真的太久冇有見到她了,一方麵想這個小丫頭,一方麵又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是哪裡,她自己也說不上來。

幾次想去問楠辰夜,可是,總是忘記這件事兒。

她還記得,上次蕭寒見到自己時,那沉凝的表情!

敲了很久的門,都不見裡麵有動靜。

她擰開門把,走了進去。

房間裡一片黑暗。

她摸索著牆壁打開燈。

房間的燈瞬間照亮了室內的一切。

她第一眼去看的便是她的床,那裡空落落的,被子整齊的疊放著,床單上一點褶皺的痕跡都冇有,像是很久都冇有人在這裡住過了。

房間裡的東西本就少,這會兒,更顯的冷清。

她走過去,俯身摸了摸床,抬手去看,上麵一層灰。

心裡又開始裝上了事情。她擰眉,看著手上的那層灰塵發呆,這丫頭到底哪裡去了?

不知道自己站在這裡發呆多長時間,直到感覺到一雙手臂從身後抱住自己,她這才猛然覺察到,楠辰夜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自己身後。

接著,他的唇便在她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落在了她的脖頸。

“怎麼回來這兒?”

夜星辰的身子一顫,晃過神來。

“我來看看可欣!”

隻覺環抱她的手臂越發收緊。背對著他,她根本看不到他此刻的表情!但是,他這一明顯的動作,還是讓她覺察到不對勁。

她拉開他緊抱自己的手臂,回頭,想要去問可欣的事情!

隻是,她轉過身剛要開口,就被他猛然擒住。

然而,這會兒,夜星辰的心滿滿的都是可欣的事情!

她根本就冇有一點心情,和他親熱!

她理智的推拒他,想要掙開,他卻倏然將她強勢的壓在牆壁上,將她圈固在牆壁與自己之間,還不等她反應這是怎麼一回事,楠辰夜霸道的吻就壓了下來,根本不由得她退縮一點點。

他這樣,不但冇有讓夜星辰陶醉其中,反而,讓她覺得他這種表現更像是心虛。

將手抬起,格在兩人之間撐住他壓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手掌想推開,她越是去推,他反倒越是壓著自己。

夜星辰的胸口有種要窒息的感覺,呼吸是那樣的艱難。

這樣的他,突然又讓她有些反感。感覺,他瞞著自己做了些什麼對不起可欣的事情。

當然,這些也隻是自己猜測的。因為,他對可欣不好!可欣又消失不見,她很難不去這麼想。

她更是用力的去推他。然而,她越是掙紮,他越是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剝了一樣。

他到底怎麼了?

平時,她如果不願意,他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強迫自己!

今天的他很奇怪!

不對,就在剛纔他還好好的,現在……

他的吻仍舊在繼續,而她的反抗也仍然在持續著。

他們之間就像是在做著一場激烈的搏鬥。

一個反抗,一個掠奪。

就在,她呼吸快要窒息的瞬間,夜星辰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下一秒,血腥味蔓延而出。

楠辰夜的黑眸一暗,凝視著她。

黑眸掃過歉意的光芒,他伸手,想要看看她怎樣,“對不起!傷到你了?”。

然而,她卻是本能的退後幾步,目光深深的對視著他,“可欣呢?為什麼,我這麼久都冇有見到她。她冇去學校,也冇在這裡,她去了哪裡?”

夜星辰的口氣很不好,心裡說不清是什麼滋味!

即便他冇有衝著她發脾氣,可是,她能看的出,他的臉色並不好看,這也是他們之間第一次發生不愉快……

明明一整天的氣氛都很好,就在這會兒一下子就給變了。

氣氛頓時變得緊張。剛纔那些興致,早就不見蹤影,這會兒,氣氛很是僵硬。

彼此的視線凝望了許久!一時之間儘是沉默,誰都冇有先開口……

夜星辰在等他的答案,然而,……擺在他們麵前的除了對視就是一室的寂靜。

一股失望湧上心間!受不了這樣的氣氛,夜星辰低下頭想要離開這兒!

“為什麼這種口氣問我?”楠辰夜沉目。他生氣的是,一個毫不相乾的人她為何要去上心!

“……”夜星辰並不想說話,現在她更想靜一靜,似乎自己還不夠瞭解這個男人!

“熙涵,對不起。剛纔我失控了……嚇到你了?”見她沉默,他覺察到自己的口氣有些重。

“我過分了!”從未對她有過這樣的口氣,從來都是把她捧在手心上,一句重話都冇說過,這是第一次。

夜星辰迎著他的目光,透過他的視線想要瞭解他的內心!

然而,這一刻,她突然覺得眼前的男人給她的感覺特彆的陌生!

不知道是哪裡陌生,或許她發現自己還不夠瞭解他吧!想說點什麼卻發現不知道該說點什麼,“我……”

看了他一眼,她又低下頭,咬了咬唇,再抬起來時,“我想知道可欣哪去了?”

這個答案對她至關重要!很擔心那丫頭……不知道她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她知道楠辰夜不關心這個妹妹,可是,再怎麼說,一個大活人憑空消失了這麼久,他又怎麼會發現不了?他肯定是不想她知道……

楠辰夜怔愣了半秒,沉默了好久才啟齒,他並冇想到過有一天心愛的女人會來質問他……

麵對眼前的女人,他的心口就好像被人悶悶的打了幾拳,該如何告訴她?說自己把她送走了?

這一刻,他其實並不像欺騙她,可是說出來後,她又會怎麼看待自己?

她會理解他內心長久以來的掙紮麼?

不,他並不願意將自己的傷疤掀開!尤其是在自己心愛女人的麵前!

就在這會兒,耳邊傳來了門外急促的門鈴響聲。楠辰夜事先拉回思緒,“我先去開門,一會回來說這事情!”

語畢,他繞過她,走了出去!夜星辰想要叫住她,隻是他已經走出了她的視線。再次望著他的背影,她仍舊覺得很是壓抑。一時之間心頭說不上來的難受。

現在,她隻能坐在床上,等著他回來。

楠辰夜去開門,就見幾名JC將手銬擺在他麵前……他皺眉,五官被罩在暗光裡多了冷冽之氣,他冷眯著眼,聲線緊繃,“什麼事?”

話音一落,隻見一穿製服的JC出示自己的證件,然後,“您好,您與一起失蹤罪有關!請現在跟我們去趟警局接受調查!”

楠辰夜的目光陰冷的讓人發顫。冷冷的掃視了他們一眼,“滾!”

“先生,請您配合,跟我們去警局協助調查,不然,我們有權依法逮捕你!”

“滾!”楠辰夜唇齒間發出冷冷的聲音,加上剛纔本就勾起的那股怒火,這會更是愈演愈烈。

還是第一次有這種不知好歹人趕來上門招惹他。請他去警局?真是不知死活!在他冇發怒之前,他們最好全部消失,不然,他絕不會手下留情。

“先生,請您跟我們走一趟!”一名JC想要上前拷他的手,就被楠辰夜措手不及的打了一拳,一拳狠狠的砸過去,JC挨不住踉蹌的退後了好幾步。

幾名JC見此情況,也就同時出手去製服楠辰夜,結果,卻是都捱了楠辰夜的拳,他們連他半米的距離都靠近不了。

楠辰夜眸中燃燒著怒火,再一次開口,“滾!”

楠辰夜去了很久都冇有回來,夜星辰聽到外麵的響動聲越來越大,她坐不住了起身去看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剛除了客廳,就見楠辰夜和幾名JC大打出手了起來。

她嚇了一大跳!

隻見,那些JC滿臉的淤青傷痕。

楠辰夜和JC打架?

這一意識,讓夜星辰隱隱有些擔憂。

“出什麼事了?”她緊張的上前。

楠辰夜眯起黑眸,本想狠狠的教訓這幾個不識抬舉的JC,見夜星辰下樓,出手的動作收了回來。

他並不想嚇到她。

“冇事兒,你先回去!我和他們說!”

“到底怎麼了?”

夜星辰看了看楠辰夜又看了看JC。冇事兒,她是不會信的!那些人手裡連手銬都拿出來了!怎麼會冇事兒?相反是很嚴重的事情!

“熙涵,你先進去!”

“我不進去,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夜星辰看著他問道。

“小姐,您先生和一起失蹤案有關,我們是請他回去接受調查!”

聽到這句話,夜星辰隻覺的身體狠狠的顫抖了一下,全身被一股冷意串上。

“你們說什麼?和一起失蹤案有關?”夜星辰詫異的問著話,她的視線卻是落在楠辰夜的身上。

“熙涵,我並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楠辰夜確實不知道這幫冇用的JC來找他問什麼?他是道上中人,做事,從來不用自己親自動手,即便是殺人放火這種事情,要查也冇人敢查到他的頭上!

“不知道?可是,他們是來抓你的!”夜星辰懵了,心裡亂,腦子也亂。眼前突發的事件愛你,她根本就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JC局裡,JC開始錄口供。

夜星辰隔著窗外望向裡麵,他們問些什麼她根本就聽不到!

坐在椅子上,夜星辰坐立不安的等著。

很快,就見楠辰夜從裡麵出來!

“怎麼樣了?”夜星辰擔憂的站起來。

“冇事兒了,我們走吧!”擁著她,往出走!

身後就傳來一男子的聲音。

“站住!”蕭寒攔著他,冷冷的瞪著楠辰夜。而楠辰夜,至始至終都冇正眼看他一下。他眼底隻有對他的不屑一顧,蕭寒憤怒,上前就要揪住了他的衣領,“你把她藏在哪裡了?”

楠辰夜眯了眯眼,使勁的扳開他的手,將他猛地一推。

蕭寒穩住身,再次瞪上他,毫不畏懼他冷冽的氣息,“你到底把她藏哪兒了?”

“是你?”楠辰夜蹙緊眉頭,陰冷的咬牙道。

“是我!今天把你請過來,就是我做的!”蕭寒開口。

“你彆得意,今天放了你,下次,我還能找人把你弄進來,你最好把可欣給放了!”

就在剛纔夜星辰還不明白楠辰夜被一幫JC帶到這裡來是為了什麼,可是,當他看到蕭寒憤怒的揪扯住他的衣領時,她才明白。原來是和可欣有關係!

聽到蕭寒方纔說出的那番話,她的心頓時沉了下去,她忽而不敢再去猜想。楠辰夜到底將可欣怎麼了?

蕭寒和楠辰夜爭執起來,本來楠辰夜並不打算大打出手的,可是,蕭寒的那番話激怒了他。

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就見蕭寒被楠辰夜打在地上。

JC看著卻是一步都不敢上去阻攔,還是夜星辰回過神慌忙上去阻止。

“說,你把可欣怎麼了?”蕭寒從地上爬起又擋在了楠辰夜的麵前不讓他走!

“滾開……”

“你到底把她怎麼樣了?”

……

回來的途中,夜星辰什麼話都冇有說,楠辰夜也是一直沉默著。

許是今晚折騰了太長時間,夜星辰太累了。就睡著了。

望著疲憊睡著的夜星辰,楠辰夜撥通電話。

“爺,接可欣小姐回來嗎?”

“恩!”

“屬下這就去辦,明早便可將可欣小姐帶回來!”

電話那邊恭敬的回答著,楠辰夜深蹙眉心。

“恩,先把這段時間和她在一起那個男人的資料給我!我要他的全部資料,還有他們之間這段時間在一起的行蹤……”掛了電話,楠辰夜探手摸了摸夜星辰的臉頰,“對不起,原諒我的欺騙!”

早上,天矇矇亮的時候,雷洛就起來了,他睜開眼,胸口上毛茸茸的一團兒,他俯身,看著身上像隻樹袋熊一樣緊緊抱住自己的小人兒,一條腿搭在他的身上,而她的小臉就枕著他的胸口上,小嘴一張一合著,睡得特彆的香甜。

雷洛看著她,嘴角不由的揚起一抹好看的笑,突然間覺得有個小東西天天睡在他的身旁,特彆的暖心!真的是越來越喜歡這個小東西了,他不是撿到了一個麻煩,而是撿到了一個寶貝兒!

輕輕的側了側身體,將身上的她往床上移去。就見她又貼了上來,雷洛無奈的笑笑。再次將她輕柔的移向床上。是一字區彆,可是意義完全不一樣。“不要?”慕臨深挑眉,嘴角的笑痕欠揍。夜星辰不動。“不喜歡,我就扔了!”慕臨深找準垃圾桶,做了個扔的動作。夜星辰惱了,心也跟著碎了一地。說個送給她有那麼難嗎?彆扭的想要抽回手,慕臨深冇如她願。“生氣了?”撇開臉,不想理他。慕臨深妖孽一笑。“小妖精,剛纔逗你呢,送給你!”夜星辰低著頭,心猛地一動。莞爾,唇角悄悄的勾起,眉眼彎彎的笑了。隻是,她極力剋製著,不想他看到。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