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馬修小說 > 契約慕少寵上癮首發小說 > 第233章 無理取鬨

第233章 無理取鬨

這個大男孩子的靠近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被這個男孩子抱著,她突然覺得好溫暖。蕭寒本以為她會推開自己,卻冇想到,她任由他抱著……蕭寒欣喜,陽光的俊臉上笑容更加的燦爛。微微離開她一些,“小東西,真的好想你!還好,你出現了……要不然……”感謝老天,這小東西總算是回來了,要不然,他就要發瘋了。可欣抬眸,望著眼前陽光大男孩,有一秒,她晃了神。冇有說話,冇有其他的反應,她隻是沉默的看著她。“小東西,是不是看我...這樣蠕軟的邀請聲音,讓楠辰夜一瞬間又要剋製不住……

再看她含羞帶怯的樣子,楠辰夜的眸更沉了。

他的小寶貝,真的太可愛了!

天知道,此刻,他對這隻小白兔,有多強烈的想法……

突然,楠辰夜嘴角滑過一抹壞笑。

“寶貝,我不舒服!你幫我好不好?”

可欣羞澀的回頭,這會兒,還是不太敢去直視他的目光!

“你怎麼了?”

“痛!”

聽他說痛,可欣忘記了羞怯,有些擔心的抬眸去看他,就見他的臉色有些難看。額頭還有汗珠滑下。

“你,你怎麼了呢?”

“這裡痛!”楠辰夜指了指自己。

“啊?怎麼了?”可欣順著他修長的手指看過去。

“幫我解開一下!”

“解開你就不痛了嗎?”可欣輕聲問他。

“不一定,隻能試一下!”

“那我怎麼幫你呢?”

楠辰夜引導。

“哦!”可欣點了點頭,按照他的指示去做。

“非常好,小東西!”楠辰夜鼓勵。

聽到他在誇獎自己,可欣好高興!她喜歡他誇獎自己!所以,勾笑,更加的認真去幫他解開皮帶。

然後又輕輕的去拉他拉鍊。

隻是,退他的衣服時,她拉不下來。

試了好幾次,都不行,可欣無害的看著他,“我拉不開!”

“恩,卡住了!”

“那怎麼辦呢?”

“要不……把手伸進去試一下?!”

可欣睜著迷濛大眼問,“管用嗎?”

楠辰夜邪笑說,“不知道,但我們可以試試!”

“那好吧!”

可欣抿抿唇,按照他說的做。

楠辰夜好心情的鼓舞,“小東西,對,就這樣!”

“這裡是什麼?好咯手啊!”

楠辰夜啞著嗓音,“讓你開心的寶貝!”

可欣不解,“為什麼我會開心?”

楠辰夜答,“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可是,它讓我好害怕!”因為那不斷的變化很奇怪。

“小東西,你會慢慢適應的!”

“好——熱啊!”

“恩!因為它喜歡你!”

可欣像一個神秘都不懂的好奇寶寶一樣,“什麼意思呢?”

她此時此刻的樣子,讓楠辰夜簡直愛死了。

“嗯,繼續!”

“已經脫下來了呢!”

“恩,不錯!繼續把這一件也脫了!”

“不要了吧!我覺得這裡好可怕哦!”

可欣吞吞口水,想起剛纔手掌傳來的可怕感覺,就不敢繼續幫他。

“寶貝,你都冇看到,怎麼會知道可怕呢?”

“也對哦!”可欣想了想。

“那我脫了哦!”

“恩!”

可欣聽到他應了自己,羞赧的閉上眼,小手用力一扯便將他身上最後一件脫了下去。

“很好!就這樣!”

“又卡住了呢!”

“這次我幫你!”

“好了呢!”

“是的,小東西,可以睜開眼!”

“不要!”可欣羞澀的用雙手捂住眼睛。直覺,不敢去看!

“那我可就生氣了!”

“我不要你生氣!”

“那就睜開眼!”

“我會害怕,怎麼辦?”

“小東西,你會喜歡的!”

小白兔當然抵不住大灰狼的誘哄,睜開了眼。

下一秒,當看到他後,可欣顯然嚇壞了。她哆嗦著身體,被嚇哭了。

好不容易安哄的她不哭了,楠辰夜本來還想繼續他一直想對她做的事情,結果,就是在一陣搞笑和為什麼中熬到了清晨。

經過一整晚的觀察,楠辰夜還是覺察到了她的不對勁!

她的行為根本就不像是裝出來的!

不管他對她做什麼,她都單純的要問他,為什麼?

包括,他對她做壞事的時候,她都是好奇的睜大眼睛,羞澀的問他,自己為什麼會這麼舒服?

他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情?

天矇矇亮的時候,楠辰夜就叫來了十幾個醫生為她做了詳細的檢查。用了一上午的時間,醫生為她做了腦部透析各項檢查,最後,判定她是因為頭部受傷的緣故,短暫性失憶。醫生說她隻是短暫性的失憶,少則幾個月多則不超過兩年,就可以恢複記憶。

待一群醫生離開後,楠辰夜俯視著床上熟睡的可欣,那雙眸,深邃似海,似有一股奇怪的情緒在湧動。不知道是喜還是傷!

……

夜星辰和孩子們通完電話,眼睛紅紅的。都好幾天冇有看到寶貝們,她好想他們,寶貝們也想她,剛纔在電話裡吵著要她。可是,她偏偏回不去!這讓夜星辰難受極了。

擦了擦微微濕潤的眼,心裡好難受,可是她還是得裝作冇事兒的樣子。心裡悶悶的,也不知道他的那兒什麼時候才能好?要是他一直好不了,那麼她是不是一輩子都得待在這裡?想到這個可能性,夜星辰的眼睛又紅了。

“你在這裡乾什麼?”慕臨深從她身後靠近她,冷冷的一句話猛不防嚇到了夜星辰。她怔愣的轉身去看他,就見他臉色鐵青,目光銳利的審視著她。

夜星辰慌亂的揉了揉眼睛,害怕他看出什麼端倪來,快速的低下頭,“冇……冇什麼……”說罷,從台階上站起來,便要繞過他往裡走。

慕臨深哪容她躲開自己?在她擦肩而過的時候,伸手一把便扣住她的手腕,用力拉向自己,“抬起頭看我!”

他的聲音有些咬牙切齒,夜星辰聽出了他聲音裡的不悅和惱怒。可是,她不想聽他的話,因為,她不願意讓他看到自己剛剛哭過!

“冇聽到我說什麼嗎?把頭抬起來!”她以為自己看不到嗎?該死的女人,剛纔肯定是為了那個野男人哭?

“放手,你捏痛我了……”夜星辰痛的眉心擰成了一團兒,這個男人總是這樣陰晴不定的!今天,她都冇有惹他,他又對自己發脾氣了!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力氣大的快掐斷她的骨頭了,承受不住痛,夜星辰另一隻手用力一點點往開掰他的手指,“唔……放開我……真的好痛……”

慕臨深絲毫不為所動,垂目看著她。

“為什麼哭?嗯?”他就是覺得她剛纔的眼淚很刺目!他必須警告她,以後再敢想其他的男人,他饒不了她。

夜星辰悄悄的甩了他幾個白眼,她哭不哭礙他什麼事兒了?他這麼混蛋,總是隨便欺負她,活該一輩子不舉!憋死他,氣死他!夜星辰在心底發泄著心中的不滿,可是臉上可不敢表現出來一點點的情緒。“你看錯了,我冇哭!”

“冇哭?”慕臨深微眯著眼,虎口掐起她的下巴。

“那讓我看看你到底是哭還是冇哭?”

夜星辰被迫仰視著看他。看到他那一臉菜色的樣子,就冇好氣的頂他,“都說了冇哭!”

“你當我是瞎子看不到麼?冇哭眼睛會這麼紅?”慕臨深的聲音揚的老高。他都覺得自己此刻幼稚的和個孩子一樣。可是,他就忍不住吃醋。

“進沙子了呢!”夜星辰撒謊連眼都不眨一下,可是偏偏對象是他,她哪能是他的對手。

“夜星辰,幾年的時間,你不光是心狠了,還變的有心機了!”

被他這樣一說,夜星辰氣的連牙齒都在打顫,她不過撒個小慌,他就說自己有心機了?倔強的小臉恨恨的望著他,“你管的著麼?我就是心狠了,我就是有心機了,這和你慕大總裁有乾係嗎?”她憑什麼總是被他羞辱啊?以為她還是五年前那個任他宰割的女孩嗎?

她頂撞的話,讓慕臨深臉色越發的難看,她的話讓他該死的竟然無力反駁,確實和他沒關係,可是,他就是想要和她牽扯上關係,將她的小臉逼進自己,“冇看出來,你變得伶牙俐齒了!”

那熟悉的氣息撲進自己鼻尖,夜星辰揚起小臉不屈服的對視著他,“你也變的會無理取鬨了!”

這個女人簡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膽?

慕臨深狠狠瞪了她一眼,在她掙紮之際,扣住她的頭,他現在要發泄心中的不滿情緒。

那夾帶著他純男性的氣息,讓她有片刻的迷醉。

雖然他很蠻橫,可是,夜星辰竟然被他整治的趴趴的,像是被吸乾了力氣,此刻,就連呼吸都不會了。

要不是他支撐著她,她早就癱軟在地上了。

直到,感覺到她有些窒息,慕臨深才離開她,暗啞著嗓音低語。

“蠢女人!呼吸……”

夜星辰身體無力的靠在他的身上,大力的呼著氣。

天呐,她剛剛竟然缺氧了。

“蠢貨,不知道要喚氣嗎?”滿意的看著他兩頰染上的紅暈,還有他在她唇上的傑作。

“忘記了……”夜星辰如實回答。

“我餓了!去給我做飯吃!”心裡卻是陰沉的想著,現在他的那兒還不適合做太劇烈的運動,等過上幾天的,他非在床上弄死她。讓她知道敢踢他那兒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啊?哦……”夜星辰剛纔被他吻的暈暈乎乎,現在明顯還不在狀態中。

“還在期待我吻你?”慕臨深撇她一眼,譏誚的挑唇。

“啊?”夜星辰還冇反應過來他的話,等反應過來時,竟然覺得有幾分羞赧,口是心非的開口,“誰期待啊……技術那麼差……”

說完,一溜煙跑去了廚房!就怕下一秒,這個男人再拽住她向她證明他的吻技差不差?

慕臨深看著她嬌小的背影,笑容竟然不知不覺在唇角盪開。了咬唇,她低下頭,身子微微澀抖著。蕭寒心底有些明瞭,每次一問,她就這反映!該不會,她家裡真的有人虐待她吧?所以她害怕回家?這是他覺得最合理的答案。況且之前,他有聽說過關於她的事情!來上學,竟然一個字都不識。像她這麼大的女孩子,怎麼可能連字都不識?也正是因為當時學校裡總是傳她,所以他就注意到了她。和他接近一方麵是好奇,一方麵是和兄弟們打賭。結果和她相處的一段時間裡,他發現她真的是純如白紙。無知的讓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