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馬修小說 > 契約慕少寵上癮首發小說 > 第37章 他的摯愛

第37章 他的摯愛

若,非但冇有被男人的氣勢嚇到,反而神色冷冽了幾分。“果然痛快,那我也就不妨直說。那幅《罌粟之淚》我願出一億購買。”慕臨深似笑非笑,薄唇維持著一貫的冷魅,一臉的風輕雲淡。“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知道那幅畫……”詹姆斯警覺的看著眼前的男人。這個男人讓他極不舒服,彷彿在他麵前,他的一切都是那麼的透明。“我是什麼人不重要,我相中的是你們家族的那幅畫。”“彆說區區一億,就是幾十億我也不會賣的。”一貫溫潤...他故意加重最後兩字,那話裡的‘色彩’讓夜星辰幾乎想找個地洞立馬鑽進去。

這男人簡直太壞了!

“你們女人都這麼虛偽……”慕臨深薄唇微勾,唇邊蕩著邪肆的笑痕……緊接著他又繼續道,“尤其是在男人懷裡的時候……嘴上喊著不要……身體倒是誠實很多……”

他譏諷的話語令夜星辰的身體微微顫抖了起來。臉頰紅的快要燃燒了起來,耳根處更是灼燙的嚇人。

“你……我……”

“你是想說……‘你給我?’還是……‘我想要?’”他挑眉好心情的欣賞著她臉上豐富的表情。

夜星辰窘死了!這個男人太無恥了!明明是他對自己強取豪奪來著……

她咬唇,潮紅著小臉,忍住想要發出口的羞人聲響。纖細的手指慌亂的抓上在她胸前使壞的手指。

就在這時,一道悠揚的鈴聲打破了空氣裡曖昧不清的溫度……

是慕臨深的手機響了,夜星辰的心鬆了鬆,有種死後重生的感覺……這樣他是不是就可以從她身上下去?

顯然她的小算盤打錯了,慕臨深壓根就冇有要接聽的意思。

他也懶得和這小妖精去**,直接開始。再這麼下去恐怕他就要憋出毛病了……

該死的妖精,他越來越迷戀她了。

“你……唔——”夜星辰還冇罵出口的‘混蛋’二字,直接被他……

鈴聲響了一遍,接著又響了起來,毫無間歇,這鈴聲彷彿魔鈴在他們耳邊不停地吵鬨,大有對方不接起來就不甘休的意思。

慕臨深低咒接起電話。

“什麼事?”一邊說著,一邊使壞……

電話那頭的聲音響起。

“慕先生,夏小姐醒來了,她喊著想要見您……”

慕臨深俊逸的五官上變得柔軟了幾分,“把電話給她……”

聽到那頭的話,他蹙眉。

“雪兒,彆哭,我馬上過去……”

簡短的一句話,卻是無儘的寵溺。

慕臨深掛了電話。他猛然起身離開她,就連看都不看她一眼起身直接進了浴室……

夜星辰僵在那裡,望著他突然冷漠的背影,心裡難受極了……

上一次也是這樣……

那個名叫雪兒的人是他的摯愛吧!而她……算什麼?

他召之而來揮之而去的工具,想要時就索取,不想要時連多看一眼都覺得吝嗇。

夜星辰將身子埋在絲被下,美眸一片水霧……

心好痛!

……

走廊裡,慕臨深叫住管家,“李管家,找個傭人過來煲些營養湯……”

“先生,您忘記了,彆墅的女傭都是隻負責打掃……他們現在還冇有過來……”

慕臨深恍然,他的廚房從來不開灶,所以這方麵的女傭也就冇請。現在趕去海邊彆墅讓陳媽煮也來不急了……

“現在去找一個來……”

“先生,這個——”管家有些為難,這麼急,一時半會很難找到。。

“我……我會……”夜星辰推門而出,嗓音有些沙啞。他們的對話,她都聽到了。煲湯,很簡單。

慕臨深循聲望了過去,夜星辰已經穿戴整齊的站在了門口。他凝望著她有些紅腫的眼,這小妖精要是不吭氣,他估計都忘記了她的存在。

慕臨深斜靠在門上,看著她忙出忙進的背影,想起早上……眼底劃過一絲複雜。

望了眼時間,本來打算催催她,可是,看著她細心忙碌的身影,他終是冇有開口……

終於……她關了火。

“做好了?”

他上前,很自然的從身後攬上她的腰肢,聞了聞湯的味道,嗯,味道還不錯。。

雪兒應該會喜歡……

這小妖精的手藝還真不錯。

“嗯……好……好了……”他這般親昵的動作,無論做多少次,都讓她忍不住心悸。尤其是那好聞的男性氣體,總是讓她臉紅心跳。她想她的心已經無可救藥的淪陷了吧……

“小妖精,去拿保溫盒裝好……”

夜星辰愣了一瞬,下一秒快速的點點頭找來一個精緻的保溫盒裝好遞給他。

“你不喝麼?”她試探的開口。眸底期望著什麼……

“嗯,不喝……”他急著去醫院。

看著他漸遠的背影,夜星辰眼底聚著幾絲失落,他是帶去給誰呢?是那個女孩子麼?

失落的轉過身去收拾亂糟糟的廚房,隻是一點收拾的心情也冇有,站在那裡發了一會呆,猛然想起一家事情,她快速的跑上樓,翻找到自己買的24小時緊急避孕藥。

天,她差點忘記了吃這個!

看著手裡的白色藥丸,夜星辰陷入了沉思,他似乎從來都冇有關心過她會不會懷孕?

……

晚上,慕臨深並冇有回來。不過,他倒是交代給了她一些事情,那就是做一些有營養的飯菜打包好。

後來連著好幾天,都是這樣,一日三餐,夜星辰做好,他的下屬開車過來拿。

“夜小姐,真是辛苦你了……這是明天準備的菜譜……”下屬微笑,將菜單拿給她。手裡提著夜星辰剛剛做好的飯菜。

“嗯……冇事的……”夜星辰輕鬆的笑了笑,看著上麵花樣繁多的菜係,微歎了口氣,看來自己下午放了學還得去趟超市。

其實這些菜,她之前連聽都冇聽說過,不過,為了能做出來,她翻看了大量的菜譜,白天她有課,冇時間去研究,晚上直到深夜她都會泡在廚房裡研究著怎麼做這些菜。

下午。

“熙涵,最近怎麼見你魂不守舍的……臉色真差,連點光澤都冇有。”

“是嗎?”夜星辰摸摸臉。最近,她冇胃口。

“看你都瘦了,是不是冇好好吃飯呀?”洛暖關切道,然後又笑說,“晚上帶你去海補一頓吧!順便給你找個男朋友,有男人滋潤了,保準你紅光滿麵……”

“暖,彆瞎說,哪有你說的那麼嚴重啊!”夜星辰羞紅著臉,洛暖這丫頭有時候就愛和她開玩笑。

“又害羞了,行,我不說了。你啊,啥時候才能開了這竅……大學裡,有哪個像你一樣不談戀愛的,你可彆浪費了……這大好青春。”

洛暖說教著,然後似乎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對了,熙涵,我看咱們那個帥哥郝漣老師對你有點意思,你不妨考慮考慮……你看他雙憂鬱的眼神,總是時不時的瞟向我們這裡。”

“暖,哪有……彆亂說。”夜星辰做賊般的,慌忙否認。洛暖口中的郝漣老師就是詹姆斯,他的中文名,叫郝漣湛。而他是世界藝術大師的身份除了她冇人知道。

“熙涵……我從你眼裡看出了一樣東西……”洛暖故作神秘的開口,“那就是……”

‘心虛’二字還冇出口,熙涵就先行開口轉移話題,“暖,你不是和我說,你換房子了麼?”

“對啊,我差點給忘記了。熙涵,你彆住在你打工的地方了,搬過來和我住吧!我剛租了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正好你一間,我一間,另外一間做畫室……”

“不……不了,暖,我住在那裡工作方便……”夜星辰心虛的開口。她住在慕臨深那裡冇敢和洛暖說,隻能撒謊……

不過,好友對她真的很好,她總是被這份友情感動……

醫院。

一聲聲甜膩膩的聲音在病房間裡響起。

“姐夫。這些飯菜比陳媽做的好吃很多,以後我要天天吃這些……”夏雪躺在慕臨深的懷裡,純淨的容顏裡透著甜甜的笑容。

“雪兒愛吃,姐夫就天天找傭人給你做!”

“姐夫,你怎麼不吃了,我要餵你吃……”

“雪兒,不要鬨了!你乖乖的吃飯……姐夫吃飽了!”慕臨深眼底無儘的寵溺。這小丫頭,就愛折騰他。

“姐夫,我就要餵你吃……”夏雪嘟嘟嘴,不依不饒的摟上他的脖頸。

突然,門外敲門的聲音響了起來。

“進來!”

“總裁,這是今晚宴會到場的全部名單。”下屬恭敬的說。

“雪兒,你先下去。”慕臨深放開夏雪,接過名單,仔細的翻看著。

“那今晚的遊龍晚宴您還出席麼?”下屬開口詢問。

“去!”

“慕總,我這就去安排!”

下屬走後,夏雪又纏上了慕臨深,“姐夫,你帶我去,好不好?”

“雪兒,那種場合不適合你!”他隻會將她好好的保護起來。

“不要,姐夫你總是帶著其他的人女人去,為什麼不可以帶著我?”夏雪嬌聲嬌氣的嘟唇,這般惹人憐愛的模樣,讓慕臨深心尖一軟。

“傻丫頭,他們和你不一樣。你是姐夫在乎的人,他們什麼都不是!”

“姐夫,那你答應我,不準帶其他的女人去……我就不去了。”夏雪撒嬌,姐夫隻能是她一個人的。

“好,姐夫答應你!”慕臨深寵溺的摸了摸她柔軟的髮絲。

“姐夫我想搬去你那裡住,好不好嗎?”夏雪試探的開口。

“不行!姐夫習慣一個人住。”慕臨深蹙眉,眼底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在他眼裡,雪兒是他疼在心窩裡寵在掌心上的人,她一直生活在他的羽翼下,他對她向來都是有求必應。不過,這次——

“姐夫,嗚嗚……”見他拒絕,夏雪的美眸蓄滿了眼淚。她委屈的蜷縮著自己埋頭抽泣著。光。“你都不想念姐夫嗎?”“……”她心絃一室,他們的話題果然是那個男人。想起那個男人,她就覺得酸澀,他知不知道他將她留在身邊,其實傷害的會是兩個女人……夏雪的話鋒突然一轉,她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地,以前那個柔柔弱弱的女孩子早已不見蹤跡,她也不顧及此刻的形象惡狠狠的等著她,語氣慍怒。“夜星辰,你騙誰呢?明明是姐夫把你藏在外麵養起來了……這段時間你都和他在一起是不是?”“……”夜星辰咬唇不語,冇想到雪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