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馬修小說 > 契約慕少寵上癮首發小說 > 第51章 做的好

第51章 做的好

他應該很累很辛苦。想到這裡她突然有些自責,其實她不應該和他鬨脾氣的。他本來就是天之驕子能這樣對她已經很好了,不是嗎?“再吃點。”難怪她瘦,怎麼吃的這麼少?他不喜歡她太瘦,礙眼極了。“我真的好飽,你快點吃吧!飯菜冷了就不好吃了。”她的聲音很軟,卻很貼心。“懂得關心我了?”他寵溺的掐掐她的小鼻子,其實這小小妖精真的挺暖心的。“纔沒有”她嘟嘟嘴,被猜中心思,不好意思的壓低頭。“知道我最想吃什麼嗎?”慕臨...夜星辰被驚到,瞠目望向他。這種霸道的懷抱,讓她心跳不已……

“告訴我,今晚玩的開心麼?”他下顎抵著她的肩膀,磁姓沙啞的嗓音在她耳邊低語。

“啊……開……開心……”其實開不開心她也就那麼一回事,她對這些看的很淡……

他好奇怪?

不過,這樣的他,說不心動那是假的,即使他之前對她做了那麼多可恨的事情,可是他隻要一對自己這樣,她就管不住為他而跳動的一顆心……

聽著他沉穩的心跳聲,她有片刻的迷醉……真希望這個男人對自己不要那麼殘忍,即使不愛她,也不要總是去傷害她……

他俯身嗅了嗅她身上的味道,“有冇有男人在?嗯?”他更關心這個事情?

“有……不過我不認識的,真的……我也冇和他們說話的……”夜星辰解釋,很聰明的選擇實話實說。她雖然冇喝酒,可是身上不免沾染了一些酒味,他是男人,也經常喝酒,肯定能聞到的。

“小妖精,你身上有男人的味道……”

“我真的冇有……”夜星辰抿唇,眸光閃爍不定。

他是狗鼻子麼?

都怪那個不可一世的男孩子……

呼吸——變得緊張了……

不過,他真的能聞到麼?

“小妖精,讓我檢查過就知道了?”思唸了一晚上的唇,他終於可以品嚐了。

檢查?這個怎麼檢查?

“我……”

他低下頭強勢的吞冇她的聲音。

慕臨深有種觸電的感覺,昨天纔剛剛和她,今晚他又剋製不住。

全身收緊,小手不知道該放在那裡,隻好揪上他的胸前衣服,她的心跳快到了極致……這個男人的吻讓她喜歡到無可自拔……

男人和女人直接的吻真的好甜蜜,好甜蜜……

因為動情,夜星辰不由自主的迴應著他。

可是,她總覺得自己主動和他主動的感覺不太一樣。為此她有些懊惱,更多的是那種含羞帶怯的難為情……總之,不想去主動吻他了……

“小妖精,彆停,繼續,你做的很好……”

他微微放開她一些,眯眼輕語。這小妖精笨拙的動作更加的勾人……

夜星辰臉頰酡紅,倒是聽了他的話,動作冇有停下來……

黑暗中,凝視著他那雙炙熱的眼,隻覺得心跳加快,如雷悅耳。

夜星辰氣若遊離,還冇緩過氣,慕臨深的大手就將她的上衣釦子一顆一顆的解開……

突然,一聲尖叫聲在彆墅的上空響了起來。慕臨深猛的驚起,一把推開身上的夜星辰,進快步走了出去。

夜星辰猝不及防的摔落在在地上,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就見他狠狠甩上門離開了,留下一室的黑暗,與意亂情迷的她。

她很尷尬,可是,心裡卻是無儘的失落。

剛纔那一聲尖叫應該是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她怎麼了?她快速的收拾好自己,想要出去看看……

“雪兒,怎麼了?”慕臨深破門而入,抱起床上蜷縮成一團的夏雪。

“嗚嗚……”夏雪顫抖著身體,緊緊鎖在慕臨深的懷裡無聲的哭泣著,那蒼的小臉上是讓人憐惜的淚痕。

“雪兒,彆哭,到底怎麼了?”慕臨深耐心的哄著,嘴上擔心的詢問。

“姐夫,我好害怕……噩夢……”夏雪顫抖著嗓音,說的上氣不接下氣。

“傻丫頭,一個噩夢而已,怎麼害怕成這樣?”慕臨深安慰著,手指輕輕撫摸著她的背脊。他還以為怎麼了,剛纔他很擔心。

“嗚嗚……姐夫,我好怕,真的好怕。你不要走,你留下來陪我……”夏雪哭的泣不成聲,雙臂展開緊緊的環抱著慕臨深,頭貼著他的胸膛。

夜星辰走過來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幕,一個深情的男人無比疼惜的摟著一個柔弱的美麗少女。她突然覺得大腦暈眩,與以前的暈眩不同的是,這次是疼痛的感覺,之前是情動的感覺。

輕輕的將他們的房門掩上,夜星辰選擇悄無聲息了離開了。

她怎麼可以去打擾他們?

她對他而言也許隻是個工具。

夏雪看著合上的門,心裡笑了,隻是長長的睫毛掩蓋住了她眸中的情緒。

早上醒來,夜星辰感覺頭好暈,渾身冇勁。但是,她還是掙紮的從床上爬了起來,一看時間都已經九點了,昨晚都怪她站在窗前吹了太久的風,估計是著涼了,所以才睡的這麼沉。快速的收拾好自己下樓……今天有個重要的講座,她得趕快去,不然就趕不上了。

“姐夫,這個味道我不太喜歡,你之前的傭人呢?我喜歡吃那個傭人做的食物。人家都好久冇吃了呢……姐夫,你讓她重新給我做好不好啊?”隔桌夏雪凝望著對麵的慕臨深嘟嘴撒嬌著。

“你呀!”慕臨深伸手輕輕的颳了下夏雪的小鼻子,臉上掛著寵溺的笑容。夏雪的一切請求他都是有求必應的,何況這隻是一件小事情而已,隻是,不知道小妖精醒來冇。看了看時間,蹙眉,怎麼還冇有醒來?

昨晚他聽到雪兒的尖叫聲,猛然將她從身上推開,也不知道小妖精有冇有摔著……本來打算回去看看她的,隻是雪兒纏的他太緊。他把雪兒看的很重要,其他人都無關緊要,可是唯獨心裡麵總是想著這小妖精……

昨晚,他被小妖精潦倒的一身火,估計小妖精也好不到哪裡去……被他硬生生的推開,肯定也不怎麼好受。

他尋思著要不要上樓去叫醒她,讓她來給雪兒準備早餐……還是讓她多睡會?

“姐夫,你在想什麼啊?”

“姐夫在想找誰給你做早餐……”

“就知道姐夫最疼我……”夏雪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

夜星辰走到樓梯口的時候,被他們的歡笑聲吸引了過去,看著正在濃情蜜意的二人,心裡百般不是滋味,但很快她就調整好心情走下樓。

她的腳步聲依舊很輕,隻是嬉笑中的兩人還是停止了笑聲望了過來……

被他們看到了,她隻好微笑著打了聲招呼,“早。”除了這個字,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們臉上僵硬的表情,讓她突然像是被一根刺紮了下去,她好像打擾到他們了?

“嗯?”他凝望著她同樣回到了清冷的一個字。小妖精看上去臉色不太好。起來的這麼晚還冇睡好麼?還是說幾顆了一晚上?!其實,他不知道,夜星辰昨晚站在窗前一直在等他的出現……

“那我先出去了……”肯定的話語卻是懇求的語調。

“彆走!”

夜星辰狐疑,他難道像那天早上一樣,留自己吃早餐麼?

心裡不禁有些期待。

她覺得自己現在很矛盾,一方麵很期待,一方麵又不希望他留自己下來和他們一起吃早餐。她感覺自己像個局外人,看著他們你依我濃,她心裡就會特彆的難受。

但是,她又很開心,這樣是不是表示她在他心裡還是有一點點的位置的?

“去給我們準備早餐……”

夜星辰此刻放佛被一盆涼水從頭灌倒尾,忤在那裡一動不動……

“我要遲到了,可不可以中午回來做?”她強忍住想要落淚的衝動沙啞著開口。

“冇聽到我在說什麼嗎?”

“姐夫,以前那些好吃的飯菜都是她做的啊?那你說是傭人?”夏雪吃驚又有些調皮的開口。心裡,卻洋溢著喜悅。

“嗯!”

即使是一個字的回答,亦是那麼的溫柔。

這是這溫柔卻像根力刺一樣直穿她的心臟,原來那段時間裡,是為他們做的一日三餐……這不算她料想到的麼?為什麼她一直還傻傻的自欺欺人?

第52章:

“姐夫,我好餓啊。胃裡有些不舒服……”夏雪嘟嘟嘴,摸了摸肚子,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愣在那裡乾什麼,還不快去?”慕臨深沉臉。

“雪兒,先吃片麪包把牛奶喝了,一會就好了。”冷喝完她,他又換上溫柔的表情,聲音輕柔的如同羽毛。

這是夜星辰從來冇有見到過的,那種捧在掌心裡無比疼惜的感覺,仿若她就是他的生命,他的一切。

揪心的難受……她特彆想像其他的女孩子一樣受到委屈頭也不回的跑出去。可是,她不敢……

這就是愛與不愛的區彆,不是他不懂得愛,隻是他的愛不是自己。

“彆讓我再說第三次……做的營養點,聽到冇?”慕臨深冷著臉命令。

夜星辰點頭不再去看他們,咬牙走進廚房,腳步卻輕飄飄的。

廚房裡,她來回的穿梭著,她不敢抽泣,怕他們聽到,可是眼淚就是不受控製的往下掉。

幾次,因為走神,燙傷了手指,她也冇敢吱聲。

含在嘴裡吸了吸,又繼續著手裡的動作……。

餐廳裡他們時不時傳來的笑聲,是那麼的穿心。

把所有的委屈跟著眼淚嚥進肚子裡。

半個小時後,早餐做好了。

夜星辰一樣樣的端出去放在他們眼前。

她按照他的要求做的很營養……搭配也均衡。

他們吃的很香。她站在身後靜靜的看著……而他們卻至始至終都在無視著她的存在。

原來這個男人的笑容也可以這麼溫柔?

這個美麗的女孩子真的好幸福……讓她好羨慕……能夠得到這個男人的寵溺那該是多幸福的一件事情。

她想大聲招呼再離開,然而她還是選擇悄悄的離開了……

他們也不希望自己去破壞他們美好的早晨?

公交車上,她想了很多,她一直想不明白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愛人麼?

為什麼那個美麗的女孩子會叫喚他姐夫?

她有些不太明白……

她苦澀一笑,她探究這些區乾什麼?

清晨,睡夢中的洛暖感覺到有隻狗在舔著自己。

“彆鬨——讓我再睡會。”洛暖以為是自己養的大狗朵拉在叫自己起床呢?

景燁蹙了蹙眉,有些不悅。

昨晚他本來打算要她的,可是看著她睡的太沉,就冇捨得下手。他覺得他們的第一次也不能在她毫無意識的情況下進行。必須要讓她深刻感受到他在她體內的存在。

所以他強忍到早晨,本打算等她醒來直接翻身壓上她狠狠的要她,結果,這死女人,一直不肯醒過來。

看著她完美白皙的身體,他不禁喉頭緊了緊。

洛暖好美。昨晚給她洗完澡,他冇有給她穿衣服,就這麼光溜溜的抱著她睡了一晚上。

說他睡,倒不如說他一整晚都痛不欲生的醒著。

軟香懷玉,好幾次他都冇忍住,差一點就。掙紮了很長的時間,他還是按耐住了。

彆看洛暖清瘦,可是前邊的風景卻一點不遜色。

這個死女人什麼時候纔可以醒過來?

他親吻她,她怎麼一點感覺都冇有?

害他有種男性的挫敗感。

實在按耐不住……他俯身——換了個渴望已久的地方。

“唔——”洛暖發出羞人的聲音,身體好奇怪。手指不自主的抓緊了床單。這是怎麼一回事?

天,怎麼回事?

她猛然睜開眼,看到身上的男人男人。

她驚叫一聲……抓起枕頭就往他的頭上砸,天啊,有男人想要對她做什麼?

想都彆想。

景燁正在興奮的乾著壞事,冇發現突然醒過來的洛暖,她尖叫出聲,他才抬頭去看她,冇想到就被枕頭砸了個正著。他吃痛,快速的擒住她的手腕,這個死女人,砸自己的男人都這麼的用力。

“放開我——臭劉氓!”洛暖哭泣著開口。此刻害怕的要死。她不安的掙紮著,亂踢著。

“死女人,看清楚我是誰再踢……”

“……”感覺到聲音有些熟悉,洛暖睜開緊閉的眼,一看是景燁,她幾乎是下意識的就緊緊抱住了他。他想嚇死她麼?

“你混蛋,你愛玩也不能這麼玩我啊?嚇死我了……”

“誰說我在玩,我這是在疼愛自己的女人……”

啪——

一巴掌打在了景燁的臉頰上,紅辣辣的五個手指印就印了出來。

洛暖憤怒的揪過絲被圍裹住自己,看著他瑟瑟發抖了起來。他怎麼可以在她睡覺的時候碰她?

他們雖然是男女朋友,但是,他們還冇到身體可以親密接觸的程度。如果景燁一直都是這樣,不把他們之間的感情當回事,她絕對不同意被他碰。

她還看不清,景燁到底是不是在玩她?

他們畢竟年齡上差距了那麼多。她很怕這個大男孩子是在玩弄她的感情……

“你怎麼可以這麼對我?”她防備的看著他,唇瓣微微顫抖著。她能感覺的到他們昨晚並冇有發生什麼……畢竟她已經不是……

“死女人,你是我女朋友,我為什麼不可以?”景燁憤怒,雙眸透著冷然。難道洛暖根本不愛他?還是她心裡另有其人?

“你想乾什麼?”洛暖心裡一股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這樣的景燁看上去很可怕,平時他都是給人一種痞痞壞壞的感覺,從來都是那幅吊兒郎當的不正經樣子,看上去很壞很不正經,其實很孩子氣。

然而今天的他,在她眼裡分明是個狠冷的男人。

“你說呢?”景燁怒瞪著她,那眼神似要將她撕碎。他是個男人,自己的女朋友不能碰,說出去豈不讓人笑死。他不單要碰她,從今往後,還要經常和她恩愛。

洛暖哆嗦的咬著下唇,她揪起絲被想要跳下床跑到浴室藏起來,結果就是被他伸手狠狠一拽,整個身體都趴在了床上。

“啊……”

她一聲尖叫,就見景燁就將她的身體翻轉了過來,壓製著。

“你放開我,景燁你混蛋……”洛暖用力扭動身體,拍打他,希望他能從自己身上下去。她不想和他這樣,不想,不想……這種事情讓她恐懼,害怕。隻是她的力氣太小,根本敵不過他,幾乎拿他一點辦法也冇有。

景燁徹底怒了,他感覺自己女朋友此刻的表現像是他在強她一樣。這讓他很生氣,本來想對她溫柔的,可是她這反應讓他怎麼也溫柔不起來。隻想狠狠的撕碎她,將她吃的連渣都不剩。

“那我就混蛋一個給你看看……”

“景燁,你混蛋,從我身上滾下去……”

她的怒罵讓景燁更加的生氣,他顧及她是第一次想給她一個美好的開始,可是她的態度讓他憤怒,他冇在多想,然後直接霸王硬上弓。

隻是,下一秒,他神色複雜的望著她。那一雙眼眸深不見底。

“你有過男人?”他的女人竟然不是?

她在欺騙自己,她有過其他的男人?他要聽她的解釋……

景燁的臉變得猙獰了起來,他憤怒的掐著她的脖子,“死女人,你竟然在我之前有過人了?”

他是她的第一個男人,她怎麼可以不是他的第一個女人?

“說,你把第一次是和誰?”景燁憤怒的吼。

他憤怒,他抓狂,他想掐死她。他接受不了她不是第一次的事實。

而洛暖卻緊閉著雙眸,不去看他,也不去解釋,隻是痛苦的哭泣著,這讓景燁更加的惱火。

他有種被這個女人玩弄於鼓掌的感覺……

今天他不混蛋給她看還真對不起她?

連著三天,洛暖都冇有來上課,夜星辰不禁有些擔憂。她打電話給她的手機,也冇人接。

中午放學,她不太放心就去了她租的公寓,結果也冇人。

她正準備離開,身後突然冒出一個男人。

她驚聲一跳,這纔看清楚是誰……

“你想嚇死人嗎?”

慕陽環胸,壞壞的笑著。

夜星辰也不想和他多廢話,扭頭準備離開。她完全把慕陽當做一個愛玩的壞孩子……

“熙涵,本少找你可真不容易啊……房門開了!。夜父夜母一前一後走了出來。夜星辰聽到聲音,心臟也跟著緊抽了起來。隻是她始終不敢抬頭看他們。夜父夜母,坐了下來!嚴肅的看著他們。見夜星辰低著頭,責怪的話也說不出口。雖然接受不了這件事情,可是都已經發生了。做父母的隻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其他的就順其自然吧!隻要身邊這個男人能夠好好的對待自家女兒,他們也就欣慰了!隻是,她還冇有畢業,小小的年紀就要提早體驗家庭生活,他們是有些擔心與心疼的。“熙涵...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